知识产权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国之利器

发布时间:2011-11-09     内容出处:宏源

第一部分:宏源的故事
 
    2011年10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一纸终审判决书将国际照明产业巨头欧司朗的美梦击地粉碎,欧司朗赖以在国内市场打击中国无极灯产业的第【96191079.8】号专利随着这纸判决书成为了历史。而伴随着国内照明界、学术界、法学界及媒体的一致欢呼,“上海宏源照明电器有限公司”这家原本并不为大众所熟悉的中国本土照明企业渐渐出现在各界的视线当中。
  
    作为从2005年起开始独自对抗欧司朗这个庞然大物的宏源,在这六年间始终处于业界的风口浪尖。虽然作为业界公认的研发型企业,宏源的技术积淀足够深厚,但以一己之力与欧司朗抗衡,大多数同行对宏源的前景都持悲观的态度。
   
    2005年,欧司朗在中国再次举起了第【96191079.8】号专利这柄“利刃”,对其猎杀名单上的新目标——上海宏源提起了侵权诉讼。同时,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对宏源的市场渠道进行骚扰,妄图借知识产权大棒,操纵法律工具,对正处于高速成长期的宏源进行遏制,以达到其同化或扼杀宏源的目的。
   
    面对着对手的如意算盘,作为拥有着多项自主知识产权的宏源,并未如欧司朗以往的对手般带着万般委屈与无奈选择妥协,而是拿起自主知识产权武器奋起反击。这一举动不但出乎欧司朗的意料,更使整个业界为之震撼。
   
    令人悲哀的是,当2008年宏源以不屈的精神和艰苦的努力赢得了与欧司朗的侵权诉讼,并由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对第【96191079.8】号专利正式做出无效宣告时,基于中国国内知识产权保护的整体水平与本土企业的普遍能力,业界仍是一片万马齐喑的景象。而作为败诉一方的欧司朗也一如既往的傲慢与狂妄,因为第【96191079.8】号专利这柄利刃仍是其最有利的武器。“伟哥案”的前车之鉴,似乎在预兆着这场战斗至此只是到了中场休息。
   
    果然,欧司朗为了保护其第【96191079.8】号专利,于2008年再次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将国家知识产权局及上海宏源送上了被告席。
   
    又一个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生存还是死亡”这个古老的命题始终在煎熬着宏源的上上下下。虽然面临着对手的步
 
步紧逼和同业的异样眼光,但首战告捷的结果坚定了宏源以自主知识产权捍卫自身权益的决心,更使宏源在残酷的实践中学会了如何利用知识产权武器进行战斗。虽然面对着欧司朗法律诉讼与商业围剿的双重折磨,但宏源及其坚实的合作伙伴仍坚信着正义。终于,2011年初喜讯传来:作为宏源在北美最重要合作伙伴的AITI凭借着宏源的自主知识产权,在美国赢得了与欧司朗的专利侵权诉讼。而到了9月底,这场前后历时六年的抗争终于以欧司朗彻底败诉,第【96191079.8】号专利被最终宣告无效而结束。
   
    历经磨难的宏源,终于在这一刻击碎了那柄悬在企业头顶同时也是悬在所有照明行业从业者头顶的那片阴云,迎来了企业大展拳脚的机遇。这应该是每个宏源人该欢呼的时刻,更是中国企业、中国人值得自豪并永远铭记的时刻。但回顾六年的风风雨雨,宏源已经因为第【96191079.8】号专利这个伪专利而错失了太多的机遇。虽然以宏源为代表的本土企业必将扬鞭奋蹄,但我们不禁要问:为何欧美企业仅凭着某个专利,甚至是无效专利就能对中国本土企业颐指气使?为何中国企业在面对知识产权纠纷时往往会扮演着弱势角色?知识产权这个虽然家喻户晓并不为社会大众所熟悉的名词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魔力?
 
第二部分:知识产权的前世今生
 
    现代意义上的知识产权,是由于以人类的聪明才智为工具而创造出的非物质性成果所获得的权利,粗略的来说包括:专利权、著作权、商标权等。其权利客体与其他民事权利客体相比较,除非物质性以外,还具有可复制性的特征。
   
    现代知识产权概念最早起源于欧洲,由比利时法学家皮卡第在18世纪的德国提出,最初的定义是指一切来源于知识活动的<权利。这个知识产权的“原型”即便以如今的眼光看待仍然具有划时代意义。而知识产权制度的产生则是以1623年英国的《垄断法规》(The Statue of Monopolies)为标志,同时这也是世界上第一部专利法。通过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英国的生产力水平迅速在欧洲崛起,知识产权制度也随着英帝国的强大而传播到资本主义世界的各个角落。继英国后,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先后接受了以专利权为代表的现代知识产权理念,纷纷颁布了各自国家的专利法。(美国:1790年,法国:1791年,荷兰:1817年,德国1877年,日本1885年)
   
    美国作为资本主义国家的后起之秀,起到了将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发扬光大的作用。在美国产生了最早的现代意义上的竞争法,其立法包括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两个方面。除大量判例以外,还有著名的《克莱顿法》、《鲁宾逊-帕特曼法》、《联邦贸易委员会法》及后来成为全球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立法“圣经”级法典的《谢尔曼法》。
   
    虽然现代知识产权概念及制度的起源、发展和完善几乎都在欧美,但对中国来说也并非是一项舶来品。早在公元前九世纪的周厉王时期就有“谋欲专利之事”的说法,《国语》中也有“匹夫专利,尤谓之盗,王而行之,其归鲜矣”的记载。虽然上述史料中体现出的传统价值观与现代知识产权制度相差甚远,但不可否认“专有利益”这一“专利”的本质属性已经为我们的祖先所熟悉了。而随着鸦片战争和中国资本主义改良运动的兴起,中国近代第一部专利类“法规”——《振兴工业给奖章程》
 
也于1882年出现(清光绪年间)。
   
    中国知识产权建设的真正高峰出现在改革开放之后。随着《专利法》、《商标法》等一大批知识产权法律的制定颁布及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建立,中国才有史以来第一次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知识产权制度,中国企业才第一次真正融入了全球知识产权合作与竞争体系。
 
第三部分:知识产权的武器化
 
    纵观现代知识产权制度的发展历史,虽然知识产权也包括《著作权》等人文色彩浓厚的权利,但不可否认的是,自知识产
 
权概念产生的第一天起,就注定了其为经济服务的本质。
   
    自1623年英国的《垄断法规》起,各种知识产权法律及制度无时无刻不体现出这是一种“绝对权”或“对世权”,即:任何人都有不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义务。一旦侵害了他人的知识产权,就违反了某一民事主体应当承担的法定义务,就要承担民事、行政乃至刑事责任。欧洲的封建君主从一开始就在其统治区域内赋予了知识产权权利人在一定时间内独占性的法定权利,基于此种保护,人们可以大胆的运用自身的智慧进行各种发明创造。于是欧美资本主义国家进入了自文艺复兴后的第二个黄金
 
发展阶段——第一次工业革命,从而一举奠定在全球经济中的领袖地位。
   
    世界强国的经济竞争自十九世纪起至今,已经由地区竞争上升为国家竞争甚至全球竞争,其主要竞争手段也历经了“疆域壁垒”、“技术壁垒”和“知识产权壁垒”三个阶段。
   
    疆域壁垒,简而言之就是通过封闭的国家、地区疆域,限制贸易的自由进行,通过征收高额关税来阻挡、弱化外来竞争者,保护本区域内经济体竞争力的方式。这种竞争方式较为古老,目前除个别落后国家仍在采用以外,以被全球大多数国家所摈弃。
   
    技术壁垒,则是利用本国、本地区企业的技术优势,限制技术的流动而不限制产品的流动,人为形成技术海拔优势,从而导致国家、地区间的贸易顺差,提高本国、本地区经济体的竞争力。技术壁垒常存在于发达国家与欠国家的贸易之间。在我国改革开放初期,日本产品的大量输入即为此类情况。但随着经济全球化浪潮,资本的流动已不再局限于某国或某地区,技术作为资本的重要表现形式,其流动也已无法阻挡。
   
    知识产权壁垒:在疆域壁垒和技术壁垒两种冷兵器无法满足全球化商业竞争的要求时,知识产权作为新型武器粉墨登场。鉴于其属性,在宣传知识产权时所有发达国家均异口同声的表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能够规范技术通过合法途径进行流动、转让。既促进了先进技术的产品化,又能保证权利人的合法收益。发达国家往往打着知识产权保护的旗号,即享受了欠发达国家廉价的自然资源与劳动力资源,又合理合法的确保了其自身的技术优势,限制了相关国家、地区的行业发展。由上述例证可以看出,知识产权既是创新权利人的防弹衣,又是对外竞争时的重型武器。
   
    TRIPS——知识产权的核武器化
   
    TRIPS是《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Agreement on Trade-Related Aspec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的缩写,简称《知识产权协定》,是世界贸易组织(WTO)管辖的一项多边贸易协定,于1994年缔结。该协定规定了最低保护要求;并涉及对限制竞争行为的控制问题,规定和强化了知识产权执法程序,有条件地将不同类型的成员加以区别对待。该协定宗旨是促进对知识产权在国际贸易范围内更充分、有效的保护,以使权利人能够从其创造发明中获益,受到激励,继续在创造发明方面的努力;减少知识产权保护对国际贸易的扭曲与阻碍,确保知识产权协定的实施及程序不对合法贸易构成壁垒。
   
    作为迄今为止对世界各国知识产权法律与制度影响最大的国际条约,在其貌似公平的背后是游戏规则制订者的深谋远虑。国际间的大规模知识产权争端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当时由于美国连年出现贸易逆差,美国政府认为这是由于美国的知识产权在世界范围内没有得到有效的保护,高技术的优势得不到发挥。于是,美国在贸易法中规定了著名的“301条款”,全称为《实施美国依贸易协定所享有的权利和回应外国政府的某些贸易作法》。根据“301条款”,外国政府不遵守其与美国政府签订的贸易协定或采取其他不公平的贸易作法,损害美国的贸易利益,美国政府可以采取强制性的报复措施。美国的“301条款”包括三个部分,即“一般301条款”、“特别301条款”和“超级301条款”,其中“特别301条款”就是针对知识产权
 
而制定的。至今为止,“特别301条款”和“超级301条款”仍是美国在贸易战中最常用的长枪短炮。由于WTO的《知识产权协定》基本上是仿照美国的“特别301条款”而制定的,可以说,它是美国“特别301条款”的国际化、扩大化和系统化。自我国加入WTO以来,以欧司朗为代表的跨国公司越来越多在与中国本土公司的竞争中祭出TRIPS作为武器,以保护之名行垄断之实,打击本土企业的同时也严重削弱的中国在世界经济新秩序中的话语权。此类行为已在事实上违反了知识产权法律体系“反不正当竞争”的立法宗旨。只有客观准确的了解现代知识产权的历史发展与相关国际协定的本质,才能真正全面的理解知识产权作为现代经济活动重要武器的意义。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现代知识产权的军备竞赛,已经从单一的权利人主体间的竞争上升到以国家为单位的战争。这场竞赛的失败者,将被无情的从国际经济舞台上淘汰。
 
第四部分:国内知识产权发展现状
 
    自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家有目的、有步骤的建立了一套相对比较完善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及其配套制度,国内企业的知识产权意识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面对着全球对手的竞争和自身薄弱的基础,大多数企业对知识产权的理解与应用仍停留在
 
一个比较肤浅的水平上。
   
    首先,相当一部分企业仍未树立自主创新的意识。由于相对广阔的内需市场,许多企业仍短浅的将目光局限在国内市场,小富即安,依靠相对廉价的劳动力与资源作为主要竞争优势,寻找主管机关的监管漏洞对优势产品、技术进行模仿,没有持续
 
发展的长远规划;
   
    其次,部分已树立自主创新意识的企业对知识产权认识不足。由于国家推出“科教兴国”战略,对于进行自主创新的企业给予政策扶持与财政补贴,此部分企业没有系统的领会现代知识产权的精髓,而是将知识产权简单的等同于政策帮扶,反而导致了企业知识产权工作缺乏系统性与延续性,无法建立成型的企业知识产权战略,在竞争中无法体现出自身的优势。
   
    再次,由于改革开放后我国建立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及制度基本来源于德国等大陆法系发达国家,其体系与构架不可避免的与中国国情存在契合度问题,加之管理者与从业者均不具备相当丰富的理论基础与实际经验,在规范与流程上尚存在着漏洞。欧美跨国企业往往会利用此类漏洞和自身的技术优势,在我国国内进行知识产权布局,一旦面对着可能的竞争对手即启动绞杀,将对手“合法”的扼杀在发展初期。
   
    第四,虽然中国本土企业已积极投身于全球化经济竞争,但对于TRIPS等知识产权类国际协定没有较为理性客观的认知,
 
在面对相关纠纷时往往束手无策。在这里必须强调,作为WTO的重要组成部分,TRIPS虽然能够有利于发达国家的技术向发
 
展中国家转移,增加发展中国家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的能力并在一定的国计民生领域帮助发展中国家,但对发展中国家来说,
 
“增加使用别国知识产权的成本”、“导致更为广泛的垄断定价”、“严格限制发展中国家进行模仿和细微改进的机会”等负面效应是不得不面对的。
   
    如果中国本土企业不能着力于提高自身的整体科研创新能力,就无法打破发达国家跨国公司对知识产权领域的垄断地位,
 
最终仍然是一面羡慕着苹果、高通、谷歌、Intel等巨头,一面被孟山都、巴斯夫、四大粮商等更多的巨无霸无形的削弱。
 
第五部分:宏源,一个新故事
 
    随着被誉为“中国知识产权第一案”的宏源-欧司朗案的尘埃落定,中国本土企业终于有了一次基于自主知识产权与欧美强敌对抗并取得完胜的战例。宏源的完胜,代表着中国本土企业正在并已经逐步熟悉、理解了知识产权的本质意义。更代表着中
 
国企业已经逐步具备了参与全球化知识产权竞争的能力与决心。
   
    对于宏源自身,胜利已在昨日,前途曲折而光明。自主创新和知识产权支撑着宏源在艰难困苦的六年里无畏前行,更应在宏源明天的道路上为企业保驾护航。
   
    作为无极灯行业的领军企业,宏源面对的是由于第【96191079.8】号专利而混乱不堪的国内竞争。作为全球无极灯生产的基地,中国业者由于【96191079.8】号专利的存在,大多主动或被动的忽视了技术开发与创新,将主要的精力集中在成本与资源的无序竞争上,抄袭仿制乃至假冒产品层出不穷,这种无序竞争持续一日,本土照明产业就无崛起的一天。宏源将基于企业使命与社会责任,坚持企业知识产权战略,通过持续的自主创新积累并持续扩大自身的技术领先优势,同时也带动整个
 
无极灯产业的向前发展。
   
    同时,宏源将主动担负起净化市场环境的责任,坚决的通过法律手段维护企业的合法权利,打击侵权者的仿冒、假冒等不正当竞争行为,为行业树立起一个利用自主知识产权进行良性竞争的典范。
 
 
    相信通过完胜欧司朗,宏源有能力通过自身的努力示范与带动,将知识产权真正变为企业的利器、行业的利器,最终成为国之利器。
 
    最后,借用李维德董事长的一句话与所有宏源人共勉:做人和做企业一样,要象一杯好酒,有深度、有底蕴、有回味。让所有的宏源人共同携手,酿造这杯属于知识产权的陈年佳酿。